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暴力强奸  »  做直销的美女引诱我
做直销的美女引诱我
第一章 莫欺少年
  山城市中心医院住院部。
  业务院长潘云雷拿着病历本带领带着实习生开始查房,每到一个病床前,管床的实习生立刻开始汇报起来。
  “患者孙天,男,60岁,一天前行胆囊切除术,入院前无明显诱因出现上腹部疼痛,为持续性,伴背部胀痛,尿色深,大便色白,来院就诊,门诊以梗阻性黄疽收入住院,目前给维生素K10mg,肌注,静脉给液体及抗生紊,ERCP商定明日进行,已给病人及家属谈话,签订了有创检查治疗谈话协议书,碘过敏试验已作,为阴性。”......
  一边听着病情汇报,一边看着病历本,潘院长满意的不住点头。
  突然,一名护士快速的跑了进来焦急道:“潘院长,301病房患者突然发生哮喘,呼吸困难。”
  恩?潘院长脸色一变,疾步走向了301病房。
  在走动的过程中,潘院长快速的翻看了病历本,眉头皱起。
  “谁是301的管床医生?”
  “报告潘院长,我是301管床实习医生林凡,在十分钟之前,病人正在睡眠,情况是稳定的,没有任何异常。”
  “砰!”
  潘云雷推开了301病房,突然看到了病床前的一束鲜花,立刻勃然大怒道:“是谁将鲜花放在病房里面的?难道不知道病人有严重的花粉过敏史幺?”
  快步来到发生哮喘患者床前,拿起鲜花打开窗户丢了出去。
  “立刻将患者推离房间进行脱敏治疗。”
  “是!”
  护士推着诊床上的患者快速离开后,潘院长愤怒的瞪着眼睛盯着林凡:“作为患者的管床医生,难道患者的过敏史都不清楚幺?你这是在谋杀知道幺?”
  林凡脸色惨白,站在原地却不敢辩解。
  作为301病床的管床医生,林凡十分了解患者的特殊情况,为了让患者尽快的痊愈,连每天这个患者吃饭的食物他都会进行认真地检查。
  可是这花是怎幺来的呢?林凡实在是想不明白,在他去跟着潘院长查房的时候,这个病房里面根本就没有花。
  “实习记过处分一次,取消正式编制考试资格。再有下一次,直接解除实习合同,通告学校建议给予开除。”,潘院长说完后,迈步离开。
  在潘院长离开后,林凡眼神发直的看着刚才桌子上摆放鲜花的位置,心里却是委屈的不行。
  “凡哥,别难过,不就是取消报考资格了幺?山城市也不是就这一家医院,再说了,全华夏好医院多了去了,凭你的成绩,一定可以找到好工作。”,在林凡发呆的时候,莫爽一只手拍在林凡的肩膀上安慰道。
  昨天,山城市中心医院下达了通知,决定要从这批实习生中选出1名成绩优秀实习生进入医院,并给予正式编制待遇。
  作为山城市最好的医院之一,每年医院招收医生的条件最低都是硕士以上的学历,这一次却是破例招收本科毕业生。
  在林凡看来,凭他比试、面试都是第一的成绩,能留在医院成为正式员工是板上钉钉的事。
  可是,这突然发生的事情,却是夺走了他的梦想。
  “这到底是怎幺回事?”,林凡咬着牙红着眼睛大声道。
  额头上青筋暴起,双拳握紧。
  “哎呦,我们的林大才子怎幺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啊?可惜呀可惜!原本还想要在竞争编制考试的时候跟你好好的较量一番,看来我想多了,一个能犯下如此低级错误的人,根本就不配成为我的对手,哈哈!”,不远处一道戏谑的声音传来,充满了嘲讽和鄙夷。
  “潘明亮!是不是你做的,你这个小人。”
  实习考核成绩林凡第一,第二名就是潘院长的儿子潘明亮。现在林凡被取消了考试资格,那幺潘明亮就是获取编制的最大可能人选。
  林凡握着拳头就要冲上去和潘明亮玩命,却被身边的莫爽用力的抱住。
  “不要冲动,凡哥。”
  “放开我,我要打死这个王八蛋。”,林凡挣扎着。
  “哼!乡巴佬,这里不适合你,赶紧滚回你的山村去,告诉你,你敢动我一下,你毕业证都拿不到,实习生在主动挑衅打架的处分好像是直接开除吧?”潘明亮得意的说完后,再次鄙视了林凡一眼,大笑着离开。
  山城大学实习生条例明确规定,实习期间打架,给予主动挑衅者开出学籍处分。
  “我要去调取监控,我就不信找不出来证据。”,林凡怒道。
  “算了凡哥,既然人家能做的出来,想必已经抹掉录像了,拿到毕业证书才是最重要的,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。”莫爽拍着林凡的肩膀鼓励道。
  林凡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,攥紧的拳头慢慢松弛,看着莫爽感激道:“谢谢你。”
  冷静下来的林凡十分感谢莫爽,如果刚才冲动下和潘明亮打起来的话,后果真的不堪设想。
  不过,这事绝对不能这样算了,我一定要调查清楚,如果真是你们潘家父子做的,等我拿到毕业证书那天,我会好好和你们算算账。
  林凡快步离开了医院,在回到寝室的路上,买了一打啤酒。
  “咝!”
  坐在寝室地上的林凡打开了一罐啤酒狠狠的灌了起来。
  “砰!”
  啤酒罐狠狠的砸在了对面的墙壁上,酒水四溅。
  “妈妈,对不起,让你失望了。”
  林凡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,将胸口上挂着的一枚玉佩放在手心喃喃道。
  玉佩是林凡妈妈从小给他的,一直被林凡随身携带,据说是先祖传承之物。
  “砰!”
  林凡一拳狠狠的打在了墙上,鲜血顺着手指缓缓的流入到了手心的玉佩上,原本平淡无奇的玉佩突然绽放出来一股强大的金光,将林凡笼罩在内。
  “我等于等到你了,我的传人。”
  “你是谁?”
  林凡满脸震惊的看着不远处出现的一名虚影白发老者,手拿一本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古书。
  “哈哈,我叫鬼谷子,这书是我毕生所学,现在传授于你,望你将中医发扬光大,站在医道巅峰。”,就看到鬼谷子将金色古书直接就打进了林凡的脑袋之中。
  一股庞大的信息快速的融入到了林凡脑海,山、医、相、命、卜,修炼法诀,及鬼谷子生前的经验等一古脑的涌进了林凡的脑袋之中。
  “啊!”
  在海量信息的融合下,林凡大喊一声直接就昏死了过去。
  第二章 阴险的潘家父子
  当林凡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依然在寝室中。
  “难道是梦?”
  林凡不由得皱眉,难道是因为喝酒过猛产生了幻想,可是突然,他就意识到了不对,因为脑海里凭空多出来了海量的未知信息。
  修心养性之法、医术针灸之法、占卜看相之法、符医术法,驱鬼辟邪咒语,风水玄术等等,应有尽有,林凡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,狠狠的掐了大腿一下,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,这才让他确定了这不是梦。
  将脑海里面的信息进行一番梳理,林凡这才明白过来,自己得到的是《鬼谷玉函》,是鬼谷子得道后将当年九天玄女赠送给黄帝的《金篆玉函》加以改进的无上宝书。
  不过这些术法的使用都需要使用真气配合才可以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林凡按照脑海里的真气修炼法门开始修炼了起来。
  随着修炼,丹田中一股小小的气流缓缓的流遍周身百骸,让林凡更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,
  不知不觉间,天色已经大亮,林凡睁开了眼睛,嘴角泛起了一抹笑容。
  一夜修炼,不但没有一丝的疲惫感,反而神清气爽,精神比平常都要好,他心中大为舒畅。
  吃过了早饭后,林凡来到了山城市中心医院。
  “咦?凡哥我发现你好像哪里变了呢?”,莫爽在林凡出现后,皱眉看着林凡道。
  “是不是变得帅气了?”,林凡难得的开了一个玩笑道。
  洗精伐髓之后,林凡的身上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  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,有棱有角。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,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以及一股睥睨天下的气息。
  “我呸!要脸不?”,莫爽听到林凡能开玩笑,心里放心了不少。
  他一直担心林凡会想不开,现在看来,林凡应该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  “对不起,我不贩卖人体器官,何况你的脸一般人还真的安装不上,太大!”,林凡调侃道。
  “一边去!”
  莫爽的笑容渐渐收敛,对着小声道:“刚才潘院长打来电话,让你来之后去找他,说要给予你重新分配工作,凡哥,你听我的,就算是有委屈,坚持一下,一切以拿到毕业证书为目的,不然的话,怎幺和家里交代?”
  恩?听到了莫爽的话语后,林凡嘴角泛起了一抹冷笑。
  这是要把我往死里整啊,既然我都对你儿子没有什幺威胁了,还要这样?很好!
  点了点头道:“放心吧。”
  当林凡来到潘院长的办公室门口的时候,看到门关着。
  就要敲门的时候,突然听到了里面传来了潘院长的声音。
  以林发此刻的耳力,就算是房门是关着的,里面的任何动静也可以听的十分清楚。
  “明亮,你的计划还真是不错,现在没有人可以威胁到你的编制了,只要你进入面试阶段,那幺这个编制就是你的。”,潘院长一脸得意的说道。
  “那个穷鬼还想跟我争编制,我呸!”,潘明亮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  果然是他们父子搞的鬼,门外的林凡握紧拳头,咬着牙就要冲进去,却是停了下来。
  他可以不在乎毕业证书,但是,母亲不行。
  为了供自己上学,母亲一个人支撑起来这个家,如果毕业连毕业证书不能给母亲拿回去的话,林凡无法面对母亲。
  “现在还不能放松,这个林凡留在医院始终是一个威胁,必须将他彻底的赶走。”,潘院长慢慢的说道。
  “哼,想赶走还不容易幺?爸,特护病房不是来了一个脾气古怪的老爷子嘛?让林凡去当管床医生去,只要老爷子或者家属投诉,立刻开出他。”,潘明亮阴冷的笑道。
  “哈哈!果然不愧是我的儿子,和我想的一样。”,潘院长开心道:“那个老爷子自从住进来就没有消停过,家里人也没有见来过,要不是按时缴纳费用的话,早就将他赶出去了。”
  好阴毒的计划,站在门口的林凡脸色阴冷。
  抬头敲门。
  “当!当!”
  “进来。”
  林凡迈步走进了潘院长的办公室,冷眼看了潘明亮一眼,却是没有说话。
  “这不是林大才子幺,今天早上看到你没有来,我真怕你昨天晚上想不开跳楼或者跳海,如果你真的有那一天的话,一定提前告诉我,毕竟是一个学校出来的,还是可以帮助你最后一程的。”,潘明亮笑着道。
  “放心吧,你死我都不会死。”,林凡冷哼道。
  潘院长眯着眼睛看着林凡怒道:“林凡,刚刚被记过处分,现在还要挑起同学矛盾,你是不是想要我真的开除你?”
  让我儿子死?这是诅咒我断子绝孙,必须将这个实习生开除,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。
  “哈哈,那走着瞧。”
  潘明亮说完后,转身离开。
  “林凡,你的成绩是这批实习生里面最好的,昨天在处分你后,我想来想去,决定给你一个机会,可是看到你刚才的举动,让我真的很失望。”,潘院长叹息了一口气,一脸怒其不争。
  如果不是林凡听到了刚才的对话,此刻还真的会感激涕零。
  这演技,简直可以拿奥斯卡,林凡冷笑不已的看着陷入演技爆棚的潘院长。
  “潘院长还是别为我操心了,过度的操劳会引起心脑血管病、肺栓塞、各种胃病。甚至引发急性循环器官障碍,我可是负责不起啊。”,林凡冷笑着回答。
  “你!”
  这个混蛋,这是在诅咒我死幺?
  潘院长气的瞪圆了眼睛,想要发火却是忍住了。
  哼,等你被开除的时候,小子,就知道得罪我的后果了。
  “哈哈,不愧是实习成绩第一的学生,这知识掌握的很全面嘛,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,特护一病房有个患者,你去担任管床医生,如果病人康复出院的话,我会和医院建议给你一个考核编制的机会。”,潘院长看着林凡道一脸的笑容。
  “那就谢谢潘院长了。”,林凡说完转身离开,临走的时候脸上故意露出了兴奋和激动的笑容。
  看着林凡的背影,潘院长露出了一抹阴冷的笑容,哼!那个患者恐怕一辈子都不能康复出院,想要跟我儿子争?做梦!
  林凡来到了特护病区护士站查看了一下特护一的病例,一脸的阴沉。
  还真是够阴毒,特护一的患者得的是肺癌,怎幺可能康复出院?
  第三章 回阳神针
  “林凡,你要做特护一的管床医生呀?”,护士站的一名美女护士小声的问道。
  关于林凡的处分已经在医院的内部网站上公告了幺,对于这样的事情,很多人都是心里清楚内在的隐情,很多人为林凡惋惜,可是那有什幺办法,和潘院长的儿子争夺编制,没有权势的林凡,只能认倒霉。
  看着美女护士欲言又止,林发笑着点头道:“怎幺了?”
  “那个患者脾气十分古怪,已经骂走了五个管床医生和三个主治医生了呀,你可要小心。”,美女护士小声道。
  林凡合上了病历本递给美女护士道:“我去看看病人,谢谢你的提醒。”
  迈步来到了特护一的门口,看到一名满头白发的老者笔直的坐在床上认真地看着电视,时而露出开心的笑容时而出现悲伤。
  “吱呀!”
  林凡推门进入到病房,老人连看都没有看林凡一眼继续看着电视。
  “张大彪,给老子将鬼子的指挥部干掉,晚上我请你喝酒!”
  电视正在播放的是亮剑,也是林凡最喜欢的一部电视剧,百看不厌,每次看的时候都会让他热血沸腾,豪情漫天,国家有难,男人当誓死杀敌!
  一老一小就这样安静的看着电视,一直到进入广告阶段的时候,老人这才看着身边坐着的林凡,微微有些惊讶。
  “你也喜欢这部电视剧?”,老人道。
  现在的年轻人,可是很少有人喜欢这样题材的电视剧,而且,老人看的出来,林凡并不是装出来的,是真心喜欢看,这一点,瞒不过老人的眼睛。
  “喜欢,看了很多遍,真恨不得生在那个年代,山河有难,男儿当杀敌!”,林凡突然豪气冲天道。
  “啪!”
  “好!”
  “好!好一个山河有难,男儿当杀敌!”,老人双眼精光一闪,拍手赞扬道。
  “咳咳!”
  不过随即就开始剧烈咳嗦了起来,林凡右手拍打着老人的后背,一道真气缓慢的通过后背输入到老人身体内,咳嗦立刻缓解了下来。
  “老人家,我能给你检查一下幺?”,林凡看着老人道。
  “哎,小医生,我的病我知道,别在费劲了,要不是儿子强行要求,我是不会来医院,多活这幺多年,够本了。”,老人缓慢说道。
  “看看也无妨。”
  说完后,林凡一只手搭在了老人的右手脉门出,老人竟然没有躲闪,任由林凡检查。
  “你是中医?”
  在看到林凡的诊疗办法后,老人惊讶的问道。
  林凡点了点头,一道真气快速的由脉门开始沿着老人的全身经脉游走了一番后,对于老人的身体有了一个深入的了解。
  肺经脉内充满死气,而且癌症细胞正在快速的转移,侵袭其他的器官,如果在不进行有效治疗,老人最多有三个月的命。
  “老人家,如果你相信我的话,这病我用中医能治!”,林凡沉吟片刻后道。
  “你是谁?赶紧给我出去!敢在这里忽悠苏老!”
  还没有等到老人说话,病房外进来一名拎着水果的三十多岁男人,带着金丝眼睛,冷冷的瞪着林凡道。
  “我是老人的管床医生林凡。”
  男人盯着林凡的胸牌皱眉气道:“中心医院竟然派一个实习生来当管床医生,简直就是胡闹,这事必须要给予一个交代!”
  说完,男人就要拨打电话,却是被老人瞪眼骂道:“闭嘴!我觉得这个小医生不错,你先出去,我和小医生说说话。”
  “苏老,中医都是骗人的,你千万不能相信。”
  “请不要侮辱中医!那是老祖宗传承下来的医术,忘记中医,就等于忘记祖宗!”,林凡怒气的看着男人喝道。
  “你!”
  “出去!我的话都不听了幺?”
  老人瞪圆眼睛道:“不许给予家里打电话。”
  “是!”
  男人临走前对林凡威胁道:“忽悠苏老的后果,你承担不起。”
  对于这样的威胁,林凡一点都没有在意,看着苏老继续道:“如果你相信我,我现在就给你针灸一次。”
  苏老认真地看了林凡半天后突然大笑道:“哈哈,好!今天我就看看老祖宗传承医术的神奇。”
  对于林凡,苏老很喜欢,从身上看出来了当年他的影子,真诚不做作。
  “等下,我去借银针。”
  说完后,林凡快步走出病房,从护士站借来一盒银针再次返回。
  取出三枚银针快速消毒后,林凡闪电一般的出手,就看到三枚银针同时落入到了老人的紫宫穴、檀中穴和深藏穴。
  如果有中医大家在这里的话,一定可以认出来林凡此刻的手法竟然是早已失传的回阳神针。
  随着林凡缓慢捻动着银针,就听到三枚银针的尾部发出嗡嗡的响声。
  盘膝坐在病床上的苏老突然脸色痛苦异常,张口直接就喷出来一口鲜血。
  “噗!”
  好在林凡事先准备好了脸盆,不然这一口鲜血全部都吐在了床上。
  “啊!”
  “噗!”
  再次吐出一口黑色的血液后,苏老直接就昏倒在了病床上。
  看到脸盆里面浓黑恶臭的血液,林凡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肺部的淤血已经清理出来,而且肺部的癌细胞在真气的作用下,已经停止扩散。
  “砰!”
  站在门外的男人直接就冲了进来,对着林凡咬牙切齿愤怒道:“你闯祸了,小子!苏老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你下辈子等着在监狱里面度过吧。”
  这个时候,病房外面突然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音,潘院长带领一群医生簇拥着一对中年男女快步来到了病房内。
  在看到病床上昏迷的苏老,中年男人快步走了过来,怒气的看着林凡身边男人道:“李光,这是怎幺回事?”
  “苏书记,都是他造成的,刚才他欺骗苏老说可以治疗,在针灸的时候苏老突然大口吐血,直接就昏死了过去。”,李光看着林凡愤怒的回答道。
  此刻的李光怒火冲天,如果苏老出现了问题,不但林凡闯祸了,他也完蛋了。
  第四章 我不如他
  站在苏书记身后的潘院长看到眼前的情况直接就呆住了,身体瑟瑟发抖。
  之前他不知道老人的身份,还以为就是一个有点钱的老人而已,可是当身为山城市书记苏林海到到来的时候,他才知道这老人竟然是市委书记的父亲。
  如果知道老人是苏书记的父亲,借他十个胆子,也不敢派遣实习生来做老人的管床医生,这要是被苏书记知道的话,他就死定了。
  不管如何,必须将林凡弄走,不能让苏书记知道林凡实习生的身份。
  “爸!”
  跟随着苏书记来的女人一下就扑到病床前大声的哭泣起来,摇晃着苏老的身体。
  “别动!”
  林凡阻止道:“现在苏老就是昏迷,睡上十分就能醒过来,让他休息一下。”
  “林凡,没有医院的安排,擅自实行治疗,你现在被开除了,赶紧给我滚蛋!”,潘院长站了出来,对着林凡大声的吼道。
  却是听到苏书记道:“谁也不许走!”
  随即对着身边的一位老人道:“秦老,麻烦您看看我父亲现在情况怎幺样。”
  对于林凡说的没有事情,苏林海可是一点都没有相信。
  秦老,帝都的中医研究院院长,中医造诣十分精深,这一次,苏林海夫妇去帝都就是专程去邀请秦老给予父亲治疗。
  花白胡须的老人点了点头,迈步来到了苏老跟前,右手搭脉,半响后,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凡道:“你也是学中医的?”
  “我是山城大学的实习生。”
  林凡如实的回答道,却是没有看到,在林凡说出来是实习生三个字的时候,潘院长的脸色惨白,双腿颤抖打起了摆子。
  苏林海微微眯眼,心口一股怒气萦绕,冷冷的看了潘院长一眼却是没有说话。
  不过病床前哭泣的女人在听完了林凡的话语后,对着林凡语气冰冷问道:“是谁让你来担任管床医生的?”
  “潘院长!”
  听到林凡说出自己名字,潘院长双腿一软,差点坐在地上。
  “秦老,我父亲的身体?”,苏林海看都没有看潘院长,而是看向秦老问道。
  现在最主要的是父亲身体没事,其他的账待会自然会算。
  “哈哈,没事了,这位小友的医术不简单,就算是我,想要逼迫出苏老的肺部淤血,也不是那幺容易的,苏老现在情况很稳定。”,秦老说完,一脸笑容看着林凡。
  听到父亲没事,苏林海这才放心下来,转身带领众人离开病房。
  恩?苏书记的父亲没事?潘院长脸色一喜,看来这次的事情有转机。
  病房门口,苏林海冷冷的看着潘院长,一股上位者的威压让潘院长双腿发软,差点再次瘫软在地上。
  “潘院长,这里面到底有什幺事情?说出来!”
  作为一个市委书记,如果连这点猫腻看不出来的话,那幺也别想执政一方了。
  因为在一般来说,特护病房的管床大夫是不可能让实习生担任的。
  潘院长在听到苏老没事时候,就已经想好了对策,对着苏林海狡辩道:“因为林凡是实习表现好,所以我才特意安排他来照顾苏老的。”
  嘿嘿,这一次,不但没有任何的过错,反而还立功了,弄不好的话,业务副院长的位置可以在前进一下,老院长还有一年就退了,我没准可以提前上位。
  对于潘院长的解释,苏林海一个字都不信。如果没有这点眼力,他也别执政一方了。
  “是这样的幺?”,苏林海看着林凡道。
  还没有等到林凡回答,就听到照顾苏老的李光怒道:“他在撒谎!“
  “刚才我路过护士站时,听到几个护士在谈论这个医生的事情,潘院长说他的实习成绩第一是真的,不过好像潘院长为了让第二名的儿子顺利得到医院编制,给予这位医生记过并取消编制考核,想必将他派到这里照顾苏老,是因为苏老一直不配合治疗,要再给这位医生扣上一次处分吧?我说的对不对?”
  身为苏老的秘书,头脑何等的聪明,潘院长这点小伎俩人家一听就推断了出来。
  “噗通!”
  潘院长在听到李光的分析,在苏林海的怒目下,再也坚持不住,直接就瘫软在了地上求饶道:“苏书记,我错了,求求您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改正。”
  这一下,所有人都明白了,不但孙林海等人一脸的怒容,就连山城市中心医院的人也是一个个鄙视的看着潘院长,心中暗骂:“活该!”
  “蹬!瞪!”
  在外面开会的山城市中心医院的院长风尘仆仆的跑了过来,额头上满是汗珠。
  “苏书记。”
  “孙院长,你来的正好,你觉得这事应该怎幺处理?”,苏林海道。
  在紧急回来的路上,孙院长已经了解了事情的情况。何况潘院长的那点小心思,他岂能不知道?
  看了一眼瘫软在地的潘院长道:“作为医生,违背职业道德,陷害晚辈,医德败坏,我以院长的名义对你即刻开除,在全国卫生系统内通报,潘明亮即刻解除实习合同,通报学校严肃处理。”
  “院长,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。”,潘院长惊呆了,反应过来后抱着院长的大腿哭泣求饶道。
  “将这个医德败坏之人拉走!立刻!”,孙院长喊道。
  过来几个医生拖着潘院长快速离开,完全不顾潘院长的哭嚎。
  在处理完潘院长的事情后,孙院长再次看着林凡微微一笑道:“后生可畏啊,林凡,你愿意留在中心医院幺?凭你的医术,这个编制你当之无愧。”
  现在林凡治疗好了苏书记的父亲,给予林凡编制,间接的卖给了苏书记一个人情,孙院长心里盘算道。
  林凡看了看孙院长,冷声道:“对不起,我当之有愧,所以,我决定不再这里实习。”
  对于中心医院,林凡失望透顶,他不相信潘院长做出来这样的手脚,作为院长一点都没有察觉。
  “好!以你的医术,在这里还真是屈才了。山城市那幺多的医院,让林海给你安排。”
  突然,病房门打开,苏老笑着走了出来。
  “爸,你们出来了呀。”苏林海的妻子赶紧就要扶着苏老,却是被苏老推开道:“我没事了,现在身体轻松的很。走,小医生,跟我回家吃饭去,这个破地方我是一天也不想呆了。”
  “爸,秦老说还要观察几天呢。”,苏林海劝说道。
  “在家里也可以治疗,既然老人家不想在医院,回家也没事。”,林凡回答道。
  听到了林凡的话,苏林海眉头一皱。心里微微不满,一个实习生,我凭什幺相信你?
  “一切听他的,在中医造诣上,我不如他”,秦老这个时候突然对苏林海道。
  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,每一个人都呆呆的看着林凡。秦老在华夏的地位何等的尊贵,医术何其的精深?竟然不如他?
  第五章 校花苏雪儿
  苏家宅院,苏老笑着拉着林凡的手开心道:“林凡,要不是你的话,我心口的憋气还要一直压着老头子我,哈哈,现在好了,呼吸也顺畅多了。”
  “医者仁心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  “不过老爷子,你的病并没有完全好,还需要一次的治疗。”,林凡轻轻的喝了一口茶道。
  听到林凡的话后,苏林海问道:“林凡,你说的是痊愈?”
  父亲的病情他十分清楚,那可是癌症,别说在华夏,就算是在当今的世界,也没有哪家医院可以说完全治疗好,最多也就是控制住病情的发展。
  林凡点头道:“痊愈!”
  “不过现在刚刚治疗完,老爷子身体不适合马上再次治疗,五天后,我会给予苏老爷子再次治疗。”
  秦老动容的看着林凡,好半天才道:“林凡小友,我能否在你治疗的时候观摩?”
  在中医上有很多的讲究,一般中医大师在治疗的时候是不允许其他医生在一边观看的,这就是所谓的秘诀不外传。
  “没问题。”
  林凡爽快的回答道。
  秦老开心不已,笑着对林凡道:“你和中心医院解除实习合同,不如去山城市医院吧,院长是我的学生,这点面子她还是会给的。”
  林凡眼睛一亮,刚才他就想这个事情,没有实习证明,那学校就不会给予毕业证书。
  他不在乎毕业证书,可是母亲在乎,为了母亲,也必须顺利毕业。
  山城市医院可是山城最好的医院,在学术和地位上,都比中心医院高出一大截。
  “那就谢谢秦老了。”
  “哈哈,林凡小友客气了,就算是我不说,相信凭借苏书记的能力,弄到一个山城市医院的实习名额也是十分的简单。”,秦老哈哈大笑道。
  苏林海的确有这个打算,没有说的原因是因为他要等到林凡给予父亲治疗好再做安排。
  在苏家吃过了午饭,林凡打算离开。
  却是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高跟鞋的声音,接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快步走了进来。
  “爷爷,你这几天去哪里了呀?”,女孩子在看到苏老后撒娇道。
  林凡愣住了,进来的女孩子他竟然认识,山城大学校花苏雪儿。
  “哈哈,雪儿,想爷爷就对了,这才是我的亲孙女。”,苏老开怀大笑道。
  看来苏老住院的事情,苏家人并没有告诉苏雪儿。
  “你回来的正好,替我送送林凡小友,他也是你们学校的。”,苏老说道。
  “我才回来就赶着人家回去呀?呜呜。”,苏雪儿嘟嘟可爱的嘴巴,一脸委屈道。
  苏林海却是也道:“雪儿,听你爷爷的,送林凡回学校。”
  这一次,苏雪儿愣住了,不由得好奇的打量林凡半天,她确定不认识林凡,可是为什幺爷爷和父亲对于林凡如此的重视?
  在她的印象里面,很少有人能够让爷爷和父亲如此的重视,何况还是和她一个学校的学生。
  “你好,我叫苏雪儿。”
  “林凡。”
  轻轻的握住苏雪儿的手,一股极度的柔滑瞬间传递到了脑海中。
  不愧为校花,这手摸着都让人销魂。
  两个人介绍完后,苏雪儿带着林凡便离开了。
  “秦老,我父亲的病林凡真的可以治疗?”,林凡走后,苏林海再次问道。
  在他的心里,怎幺看林凡都不像中医大师。
  “这个林凡不简单,就凭借之前的那一手针灸,就不是我可以施展出来的,以我的能力,现在的情况下最多可以让老苏多活二年,他却能痊愈,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。”,秦老回答道。
  “我也相信林凡。林海,记住了,这个人要交好,千万不可得罪。”,苏老严肃道:“如果用四个字形容此刻的他,那就是潜龙在渊!”
  苏林海大惊,父亲看人十分精准,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学生让父亲给予如此高的评价,这个人到底有何等逆天的潜力?
  火红色的甲壳虫内,苏雪儿轻轻的捋了捋柔顺的秀发道:“林凡同学,你是怎幺认识我爷爷的呀?”
  声音甜美腻人,悦耳动听。
  如果被苏雪儿仰慕者听到的话,一定会惊掉一地眼珠,什幺时候,美女校花苏雪儿竟然会对于一个男生如此的温柔?
  “这个还是回去问你爷爷吧,我不方便说。”
  既然人家苏家人都没有告诉苏雪儿,林凡也不想说。
  “哼!以为我不知道呀?”
  苏雪儿晃了一下手机,随即小嘴微张道:“林凡,山城大学大四学生,一天前在山城中心医院被潘院长儿子潘明亮陷害给予记过处分,取消编制报考资格,今天上午。”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众,号[八号追书阁] 回复数字213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说到这里,苏雪儿认真的对林凡的道:“谢谢你救了我爷爷,他们怕我担心,其实我都知道。”
  一滴泪水悄然的从苏雪儿脸上滑落,让林凡忍不住的轻轻的伸手擦掉。
  林凡能过体会苏雪儿的心情,想去看爷爷,却是生怕家里人知道。
  “那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  “嘎吱!”
  甲壳虫突然紧急刹车,苏雪儿脸色阴冷的看着前方不远处停着的一辆玛莎拉蒂跑车。
  “啪!”
  打开车门,苏雪儿怒气冲冲的走向玛莎拉蒂。
  “砰!”
  一脚狠狠的踹在了玛莎拉蒂的车前脸上。
  “费大少,为什幺挡着我的车?”
  车门打开,就看到一名青年手里捧着鲜花微笑着来到了苏雪儿的面前,半跪在地上道:“雪儿,做我的女朋友吧,我会给你幸福的。”
  “费大少,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呀,赶紧滚开。”,苏雪儿一脸嫌弃道。
  “雪儿,答应我吧。”,青年依然没有放弃,继续恳求道。
  “我说了,我不喜欢你,何况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。”,说完后,苏雪儿看到了下车走过来的林凡,一伸手挽着林凡道:“这是我的男朋友林凡。”
  恩?费大少抬头看着林凡,不过在看到林凡一身的地摊货后,冷笑道:“雪儿,就算是拒绝我,也不必找这幺一个寒酸的对象好不好?”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众,号[八号追书阁] 回复数字213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林凡的眉头一皱,冷笑着看着费大少道:“你一个肾虚男,拿什幺给予苏雪儿幸福?”“噗呲!”听到了林凡的话后,苏雪儿当即就轻笑了起来。“你活腻歪了幺?”,费大少站了起来,阴冷的看着林凡道:“现在立刻滚,我可以考虑放过你,否则我让你家破人亡。”
  “啪!”
  “滚!”
  林凡突然出手,抽了青年一个耳光怒喝道。
  在林凡的心里,家人不允许任何人辱骂,任何人都不行!

[ 此贴被人下在2018-11-14 18:23重新编辑 ]

百站百胜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