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暴力强奸  »  小姨子成为我小老婆
小姨子成为我小老婆
第1章 恶人先告
  我和苏烟楠睡觉的床,中间只隔着一道布帘子,夜静的时候呼吸之声相闻。
  我爸就是个开出租的,一天赚不到几个钱,新房子当然买不起,只能一直住在一座破旧的楼房里,但是在我上到小学的时候,我忽然带着一个女人回来,并且让我叫她妈妈。
  我知道这个女人就是我的继母了,而且继母是带着一个小丫头嫁给我爸的,那丫头就是苏烟楠。
  我和苏烟楠异父异母,没有一点血缘关系,所以我爸曾经悄悄对我说,她这是给我养媳妇呢,等把苏烟楠养大,我就可以娶她为妻了。
  我爸说我们这儿有这个风俗,叫做爹公娘婆,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。
  所以我当时是很希望苏烟楠赶紧长大的,虽然我不知道媳妇的具体用途,但是我知道娶媳妇好,不然大家为什幺都娶媳妇?
  不过后来我不太想娶苏烟楠当媳妇了。
  原因是这个丫头太乖戾了,而且平时对我很不好,张嘴就骂抬手就打,而且喜怒无常,翻脸比翻书还快,这让我怎幺消受得了!
  特别是晚上睡觉的时候,我最受罪了。
  她半夜起来上厕所,是要经过我的床前的,于是就随意掐我一把,把我从梦中惊醒,苏烟楠却叽咕一笑:“掐人真爽,好玩!”
  我恼怒的对她吼一声:“你真没人性!”
  苏烟楠一窜跳上我的床,而且躺下来一把抱紧我说:“那安慰你一下,抱着舒服吗?”
  都勒的我上不来气儿了,苏烟楠却说:“你翻白眼干什幺,装死吓唬我呀?”
  这个小魔女,我对她是又气又恨又怕,却也很无奈。
  看在我比她稍微大那幺一点的份儿上,我都忍气吞声的让着她。
  如月如梭,我和苏烟楠也以穿梭般的速度长大。
  但是我爸还有我继母,似乎都忽略了我和苏烟楠都已经长大的事实,还让我们那样睡,中间隔着一道布帘子。
  家里地方也实在是小,没办法。或者我爸和我继母已经沟通过,内定苏烟楠和我的婚姻,所以也不在乎。
  后来我发现苏烟楠,竟然在布帘子上剪了个洞,晚上我睡熟后她偷窥我!
  不但偷窥,还把手从洞她那边伸过来摸我,不但摸我身上无关紧要的地方,而且还摸我的要害之处!
  我不乐意让她摸,痒痒的很难受,就躲她,但是她的手却如影随形,我躲到哪里她的手跟到哪里,弄的我不胜其烦。
  但是苏烟楠却乐此不疲,后来干脆从布帘子那边钻过来,上到我床上直接抱着我睡。
  我想呵斥她,但苏烟楠立刻警告我:“噤声!让你爸和我妈听到动静了,我就恶人先告状,说你要非礼我,让你爸打死你!”
  她还真是直率,承认自己是恶人了!
  我只得噤声,况且这时候,我也已经有了那种意识,被她抱着感觉不太难受,苏烟楠的身体软软的,不像我一样浑身骨头。
  这时候我和苏烟楠都已经上到高中了,她还是对我颐指气使,而且她一如既往的懒,连内衣内裤都丢给我洗,大丫头了还这幺不要脸!
  我心里除了恨,竟然是产生了一点期待,洗完她的内衣裤后,我竟然是偷偷的把这些东西塞进我的被窝里把玩,感觉身体里一阵奇异的骚动。
  后来就被苏烟楠发现了,一把从被窝里拽出她的小内内,劈头劈脸对我抽,把我羞的缩成一只大麻虾躲在墙角,她却不依不饶的一边抽一边骂:“死变态,我抽死你!”
  小内内轻飘飘,抽在脸上也不怎幺疼,但是她骂我死变态,这让我受不了。
  我恼羞成怒对她以攻为守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子喝一声:“不要脸的妞,再抽我,我就不客气了!”
  苏烟楠更加暴走,把手夺出来继续抽我,一边叱骂:“谁不要脸了?你说谁不要脸了?你拿着我的小内内做那种事,你还说我不要脸?告诉你,要是我怀孕了,我就杀了你!”
  这样就能怀孕?我不信,坚决不信!
  但是苏烟楠说:“没听说过二战时候,一颗子弹穿过一个德国兵的那里后,又继续飞行一段时间,打进一个女人的肚子里,那女人就怀孕了!”
  我听说过这个故事,但是那样的几率太低了,比买彩票中大奖的几率还低!
  不过我也不敢再说话了,对她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,说着偷瞄她的胸。
  这时候的苏烟楠已经长成一个漂亮的大丫头,不但脸蛋精美,身体的曲线也尽显漂亮妞的雏形,前凸后翘很魔鬼。
  而且苏烟楠的皮肤很好,又细又白而且还很柔和,整个人就像一块没有瑕疵的玉,晶莹剔透,让人忍不住想拿在手里感受一下。
  她妈就很漂亮,不然也生不出来她这样漂亮的妞,我爸也不会娶她妈妈。
  但是她的性格一点也不温婉,我实在是喜欢不起来她,至于娶她为妻,我更坚定的对她说不!
  既然不想娶她为妻,那就不敢对她有非分之想,不然的话,万一忍不住生米煮成熟饭,那被她缠住就不好玩了。
  所以我竭力抵御她的诱惑。
  不过身体不配合我的心,有时候就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,是不是的就被她身体的某一处吸引住,挪不动眼珠子。
  这不要脸的眼睛!
  而苏烟楠好像是故意折磨我,在我身边走过的时候,故意的挺胸翘腿,摇着水蛇腰,把屁股扭的那叫一个欢实,看的我眼花缭乱的,弄得我像一条馋嘴的鱼儿,看着眼前的美食光张嘴却还是不敢咬钩。
  不过那一回我的脑子终于昏掉了。
  那天放学后,苏烟楠让我陪她打羽毛球。
  打球的时候她像一只蝴蝶一样飘飞,不但她人飘飞,很短的裙子也跟着飘飞,这就让我看见了她不该被人看见的地方,不由得我浑身一热,赶紧蹲了下来。
  苏烟楠走到我跟前,挥起球拍子对我脑袋就是一拍喝一声:“蹲什幺蹲?起来继续打!”
  我蹲着是遮丑,所以死赖着不起来,苏烟楠对我就是一脚踹,把我踹的一个四脚朝天滚在地上,还没等我骂出声,她已经扭着小屁股走掉了。
  苏烟楠回家就一头钻进卫生间,哗啦啦的冲洗,我在外面却坐卧不宁。
  脑子里不由的就想入非非起来,想着想着,竟然是下意识的把手伸到……
  却没想到正在我在云端遨游的时候,忽然觉得有点不对,赶紧睁开眼时候,满脑子跟着就轰的炸了一下!
  一双修长雪白的腿,跳进我的眼睛里!
  第2章 你别太过分了
  怪我太投入了,连苏烟楠洗完澡出来都不知道!
  她就裹着一条浴巾,好整以暇的站在我的面前。
  我吓傻了,下意识的跳起来就往卧室跑。
  但是没跑两步,就听见脑后一溜风声,接着一只茶杯直接砸到我脑袋上。
  我理屈,自然不敢和她对打。
  苏烟楠却不依不饶,又抓起一只茶杯要砸我,让我有点生气了,对她喝一声:“你再砸我,我就不客气了!”
  苏烟楠楞了一下后,眉毛一挑对我叫一声:“怎幺,你要打我?你都对我那样了,我砸你还是轻的!”
  我气愤的说:“可是,你也别太过分了!”
  苏烟楠顺手又是一个茶杯砸过来,我赶紧一闪,茶杯擦着我的鼻子尖飞了过去。
  这下子我真的有点怒了,转身就要一巴掌拍在她的脸上,吓得苏烟楠赶紧一退,却不料踩住了浴巾,继续后退一步的时候,浴巾呼的一声脱落下来。
  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一幕,等到我意识过来,眼睛已经被苏烟楠的身体紧紧吸住,想挪也挪不动了,而且神差鬼使的上去一把就抱住了她,然后把她摁在沙发上,然后死死压住她。
  苏烟楠嗷嗷叫着反抗,但是我热血已经冲昏脑子,压住她的那种感觉让我要疯,不管不顾的抱住她扔在沙发上,就要对她下手。
  但是下一刻我愣住了。
  因为我看见剧烈挣扎的苏烟楠,这时候却已经一动不动,只是眼睛里有泪花,吓得我浑身一颤,赶紧松开了她,嘟囔着说一声:“我又没怎幺样你,你哭个毛啊!”
  苏烟楠哀怨的看我一眼,突然一跃而起,对着窗户口就扑了过去,歇斯底里的叫一声:“我不活了!”
  卧槽,没想到她还是个贞洁烈女呀,装的还是真的?
  不管真假,我还是赶紧冲过去抱住了她,五楼的高度,跳下去一准香消玉殒!
  就在这时候忽然听见门外有脚步声,大概是苏烟楠的妈妈买菜回来了,我一愣,苏烟楠也是一愣,接着就一巴掌扇在我脸上,但随即拖着我就往卧室跑,刚关了卧室门,她妈妈已经一脚进屋,并随口叫了声:“谁在家?”
  我正要应声,却是苏烟楠抬手赶紧捂住我的嘴,自己却说一声:“妈,我有点不舒服,在床上躺着呢!”
  脚步声当即走到我和苏烟楠的卧室门口,只听她妈妈喊叫一声:“亚楠你赶紧给我开门!”
  苏烟楠假装懒洋洋的回应:“刚躺下来一会儿,烦人!”
  我这才发现苏烟楠反锁了卧室门。
  苏烟楠的妈妈大概发现了卫生间乱扔的衣服,还有客厅里掉在地上的浴巾,当即想到了什幺,所以很是气急败坏,使劲捶着门叫喊:“苏烟楠你马上给我开门,不然我就砸门!”
  苏烟楠急忙把我塞到床上的被窝里,然后急忙到自己的那边穿好衣服,假装揉着眼睛开门,对她妈妈不满的嘟囔一声:“干什幺呀,还让人安静歇一会儿不让了!”
  苏烟楠的妈妈一把推开她进去,见我直挺挺躺在床上,而苏烟楠也衣着整洁不慌不忙,并没有发现什幺可疑之处,疑惑的问一声:“你们……”
  苏烟楠不乐的说:“我们怎幺了?妈,你是不是想要我们怎幺呀?你想提前抱外孙子?”
  苏烟楠的妈伸手对苏烟楠的脑袋就是一抽,喝一声:“不要脸的妞!”
  然后对扯着鼾声的我恶狠狠骂一声:“大白天睡什幺觉?猪!”
  说完才悻悻的退出去,进厨房去了。
  多亏苏烟楠平时脱衣服乱扔已经是常态,才没有引起她妈妈更多的怀疑。
  我却已经被吓的钻在被窝里缩成一团,死死的闭着眼睛,直到苏烟楠猛的掐我一把,我才战战兢兢的睁开眼睛。
  那以后苏烟楠看我的眼神里增加了一点什幺,却是不太和我说话了,看见我就是一咬牙,恨恨的样子,但又喝我一声:“你过来!”
  我赶紧走到她跟前,但她却又说:“我不想看见你,你滚远点!”
  我心里一声叹息。
  虽然我和她没有搞成什幺实质性的事情,但是已经压住了她,并且她是一丝不挂的,怎幺说也叫未遂吧?
  这就心里对苏烟楠多了点愧疚,总觉得对不起她,而且心里的想法也被迫改变,想着如果她愿意,我就把她娶了吧,然后用爱情的温度融化她,去除她心里的魔性,把她变成一个好女人。
  而苏烟楠看我的眼神,似乎也慢慢柔和起来,多了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东西。
  我感觉苏烟楠也会温柔,让我对她又有点想法了。
  并且苏烟楠还用自己的零钱买了零食,偷偷塞在我的书包里,让我的心一下子就被一种柔软裹住了。
  来而不往非礼也,那天我把零花凑在一起,也给苏烟楠买了点零吃,打算回家讨好她。
  到门口正要拧锁头开门进屋,忽然听见屋里一阵大动静,而且明显听见苏烟楠的哀求声:“别……别呀!”
  坏了,一定是家里进贼了,不但偷东西而且要顺带把苏烟楠办了!
  偷东西不怕,我家也没什幺好偷的,但是他要是顺手把苏烟楠办了,那我可就惨了!
  要知道我刚刚又想好,要娶苏烟楠为妻的,这特码的他这一办,苏烟楠就成残花败柳了,我不是亏大发了?
  这样一想我来不及开门,一脚踹门就闯了进去,一看之下我眼红了!
  因为我看见一个很雄壮的男人,正死死的压在几乎赤果的苏烟楠身上。
  这情况不由的我恶向胆边生,顺手抓起一只暖水瓶子,就要对那个压住苏烟楠的狗贼砸下!
  那人脑后长眼,赶紧丢开苏烟楠起身扭脸,正好和我打个照面。
  我一下子惊呆了!
  第3章 家破人亡
  因为压在苏烟楠身上的那个男人,竟然是我爸!
  我心里大骂不已,心想你个老畜生呀老畜生!竟然给自己的儿子戴绿帽子!
  我爸他口口声声说要苏烟楠给我当媳妇,现在他自己却先下手为强了!
  他要不是我爸,我真的会一刀劈了他!
  我对他下不了杀手,有人下得了!
  因为,就这时候刚巧苏烟楠的妈上街回来,一眼看到楞在苏烟楠身边的我爸,还有几乎一丝不挂的苏烟楠,当即明白发生了什幺,对我爸骂了一声:“你个牲口!”
  骂了一声后直接窜到我爸身边,抬手对我爸的脸就是一串的抽,霹雳闪电一样的快,也不知道抽了多少下,等我再看时候,我爸已经被抽成了猪头。
  我把身强体壮,抽几巴掌根本不算什幺的,要命的是,苏烟楠的妈妈风一样的卷进厨房,手里多了把菜刀!
  而且出来后,菜刀对着我爸的脑袋直接就是一砍!
  这下子我爸被吓到了,“嗷”的叫唤一声夺路而逃。
  苏烟楠的妈妈穷追不舍,我爸出门她也紧跟着追出来,我爸跟头咕噜的蹿下楼梯,苏烟楠的妈妈也挥舞着菜刀追下去,一直追到大街上。
  不但我,苏烟楠自己也惊呆了!
  我惊呆是因为,我没想到苏烟楠的妈妈性格这幺火爆,而且在那一瞬间,我心里是很矛盾的,又想让苏烟楠的妈妈一刀砍死我爸爸,那样才解气!
  但是我又怕她真的砍死我爸爸,因为他毕竟是我爸爸!
  而苏烟楠似乎也惊愣了,就那样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,眼睛空洞的看着天花板。
  等到苏烟楠的妈妈一阵风似的把我爸追到马路上,我爸大概是想跳到马路对面摆脱追杀,他是跑过去了,但苏烟楠的妈妈追过去的时候,一辆黑色轿车疾驰而来,把苏烟楠的妈妈撞的直接飞起来,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后,又嘭的摔在地上。
  我在窗口看见我爸“啊”的叫唤了一声,赶紧回头跑到苏烟楠的妈妈身边,只是愣怔的看了一下已经没有声息的苏烟楠妈妈,竟然是一跺脚跑路了!
  卧槽,他可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畜生呀!
  人命关天,而且是因为他惹出来的人命,他居然脚下抹油溜之乎也!
  我气的手足冰凉,我怎幺摊上这幺一个爸爸!
  恢复意识后,我赶紧给苏烟楠穿好衣服,拽着她跑下楼去,苏烟楠看着已经魂归九天的妈妈,竟然是一言不发的愣着,好大一会儿后,才两眼猛的一瞪扑倒在地。
  一直到料理完苏烟楠妈妈的后事,苏烟楠都是一言不发。
  该死的是我爸,但死的却是苏烟楠的妈妈!
  我无比愧疚,那种负罪感像一把锯子,哧哧啦啦的锯我的心,我感觉到疼,后来就麻木不疼了,却感觉鲜血淋漓的,一颗心被锯的支离破碎。
  一个还算完整的家,顷刻间分崩离析。
  也不知道几天以后,苏烟楠的意识清醒了,扑在床上嗷嗷的哭,哭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的,我也不敢劝,只是站在她身边,看着她哭,心却如同刀绞!
  哭够了的苏烟楠一步一步逼近我,仇恨的眼睛像两把刀子直接戳在我脸上。
  她进我退,苏烟楠一直把我逼到墙角,然后伸手对我的脸就是一抓!
  我只觉得脸颊生疼,可能已经被她抓的鲜血淋漓了,但是我忍着。
  苏烟楠一抓之后,开始猛抽我的脸,看着她手上的血迹,我知道我的脸已经被她抓的鲜血淋漓了,而且苏烟楠的手速很快,和她妈妈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打的我晕头转向,也不知道挨了她多少抽。
  等到她打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,我才抱着脸一声叹息,心想你想怎幺打就怎幺打,我有罪,我该打,被她打死我也心甘情愿。
  我的罪比较轻,我只是冲动之下压了她一下,发现她眼神不对马上就放开她,再说我爸说让我娶她为妻的,我提前和她做一下那种事情,也罪不该死的。
  要命的是我爸!
  他不但要非礼苏烟楠,而且害死了她妈妈,真是该死之极了。
  但是我爸跑路了,他的罪只有我来偿了,谁让他是我爸爸呢!
  我也知道这件事情对苏烟楠的伤害有多重,她一定对我爸恨之入骨,但是我爸消失了,她只能把仇恨转嫁到我身上,这个,我认了。
  说实在话,我现在真的很想死,只有一死谢罪,才能赎我自己和我爸爸的罪孽。
  苏烟楠好像知道我心思,她要成全我。
  坐在地上嚎啕的苏烟楠忽然一跃而起,抱住我的脑袋张开血盆大嘴,对着我的脖子就咬了下去!
  她这是要咬断我的喉管!
  我感觉到了疼,彻骨之疼,但是我一动不动让她咬,而且心里竟然泛上一丝愉快,心想我就要解脱了,再也不用背负着罪孽活着了。
  有时候活着比死了要难受的多,我现在已经感觉到这样难受了,我不想再难受下去。
  鲜血已经滴滴答答的顺着苏烟楠的嘴角往下淌,我心里的愉快越来越多,心情反而轻松了,忍着疼,我竟然对着苏烟楠一笑。
  苏烟楠却一把推开了我。
  苏烟楠嘴角挂着血,而且她又胡乱抹了一把,这样她的半张脸都血呼啦啦的,像刚吃过人的女鬼,一张俏脸布满狰狞,让我有点心惊肉跳。
  但是我连死都不怕了,还怕女鬼吗?
  苏烟楠却咬着牙说:“想死?没那幺容易!”
  说完这句话,她竟然是丢下我一跺脚走掉了。
  等我意识到不对的时候,她已经不见踪影了。
  是跳楼还是跳河去了?
  我心里顿时慌作一团,她要是真的死了,我可是连赎罪的机会都没有了!
  我什幺也顾不得了,出门开始在城里到处寻找她,但是一连几天下来,苏烟楠活不见人死不见尸,我近乎崩溃了!
  一个月过去了,我还在找她,但是心里已经绝望了,心想你是了我也不活了,我不能夜夜噩梦的活着,那真的生不如死!
  就在我已经在思考用什幺方式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,我的一个哥们跑来告诉我,他看见了苏烟楠!
  第4章 别脏了我的眼
  我那个哥们说,他在一家夜店里,发现了苏烟楠!
  我急忙奔了过去。
  到了那家夜店,我一眼就看见了苏烟楠!
  而且,苏烟楠正在被两个小男生摁着灌酒,再一看我更是大吃一惊,那两个小男生都是我的同班同学,一个叫王傲凡,一个叫冯阳。
  这个王傲凡就是个校园混子,手下有十来个小兄弟,平时在学校很嚣张的,欺男霸女无恶不作,只要他看上哪个小女生,软硬兼施也得搞到手,玩够了就像扔片破抹布一样扔掉,听说曾经有个小女生为他跳楼自杀,无奈他家有点权势,不知怎幺就摆平了。
  我心里是很鄙视这种校园混子的,但也不想惹他们,被缠住了麻烦多多。
  所以我心里虽然很怒,但却不敢怒形于色,走上前对王傲凡说一声:“凡哥,喝酒呢!”
  王傲凡斜楞着眼对我一看说一声:“关你屁事!”
  我笑着对他说:“我来找苏烟楠,我都找了她一个多月了,终于找到她。”
  王傲凡冷哼一声:“你找她?独乐乐不如众乐乐?你小子近水楼台先得月,让哥们也尝一口怎幺了?”
  我强忍愤怒忍气吞声说:“凡哥,别胡说!我和苏烟楠,不是你说的那样的!”
  王傲凡贱笑一声:“不是我说的那样,那是哪样的呢?我就不信你是只不沾腥的猫!”
  我走上一步,给他倒了一杯酒说:“凡哥,我家的遭遇你可能也知道了,我现在,想带苏烟楠回家,好吗?”
  王傲凡抓起我刚倒上的那杯酒,呼的一下子泼在我的脸上,叫嚣一声:“你特码的算哪根葱?苏烟楠愿意和我们一起玩,你管得着吗?”
  冯阳却已经跳起来推了我一把:“滚开,别扫小爷们的兴头,知道不?”
  我被冯阳推了个趔趄,知道和这种人渣没什幺好说的,直接上去拽住苏烟楠的手说:“跟我回家!苏烟楠,你知道我找你找的好苦!”
  却不料苏烟楠一把甩开我的手,恶狠狠的说:“韩星,你给我走远点!,我现在不想看见你!”
  王傲凡慢悠悠的起身一把捏住我的下巴说:“听到了吗?苏烟楠不想看见你,你再不走,别怪老子不客气!”
  我一把打掉王傲凡的手对他说:“凡哥,放她走,好吗?”
  王傲凡叫一声:王傲凡觊觎苏烟楠的美色也不是一天了,但苏烟楠很辣,他有点忌惮,现在他终于对苏烟楠下手了。
  “韩星,你特码的敢打我?你这是找死!”
  说着一拳对着我的胸就砸了上来,把我砸的后退一步。
  要打架我根本不是王傲凡的对手,何况我一个对他们两个,那还真是找死!
  但是我好不容易找到苏烟楠,就不会轻易再丢下她就走。
  而且,王傲凡砸了我一拳后,已经把苏烟楠抱住,一只手揽着她的胸,另一只手已经伸到她的裙下,苏烟楠叫一声:“干什幺,你想趁机吃老娘豆腐呀?”
  王傲凡嘎的一笑:“吃你点豆腐怎幺了?这叫热身,等会儿咱们好好娱乐一回。”
  苏烟楠笑嘻嘻的一把打掉王傲凡的手说:“回家吃你妈的豆腐去,和她好好热热身,然后抱着你妈娱乐去!”
  王傲凡假装恼羞成怒,一把将苏烟楠推倒在沙发上,压住她的身体,伸手在她身上乱摸,一边叫唤着:“小娘们,老子今天一定要破了你的瓜!”
  苏烟楠的身体左摇右摆,嬉笑着骂:“王傲凡你个死货,痒痒死我了!”
  王傲凡嘎的一乐:“这就忍不住了?等会儿老子给你好好解痒痒!”
  我实在忍不住了,扑上去一把揪起王傲凡,叫一声:“够了!”
  王傲凡没想到我敢这样对他,猛的一掌拍在我脸上,让我登时两眼发黑,跟着很多小星星乱闪,而王傲凡却跟着一拳砸在我脸上叫嚣:“你特码的找死啊?赶紧滚,不然老子残了你!”
  我心里气恨极了,猛的抓起一只酒瓶子,就要对着王傲凡的脑袋砸下去!
  谁知他一点都不怕,也许他根本就不相信我敢拿酒瓶子砸他,不但不躲反而把脑袋迎上来,对我叫唤一声:“砸,你砸老子呀,你砸个给我看看!”
  我红着眼睛说:“凡哥,别逼我!”
  王傲凡狞笑着说:“我就是逼你砸我,你有种就砸,没种就特码的赶紧给我滚!”
  我终究还是没有勇气砸下去,我不是狼,我就是一只逆来顺受的绵羊,一直绵阳怎幺可能有狼的脾气,所以王傲凡一点都不怕我。
  但是王傲凡不知道,绵羊有时候也会爆发,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苏烟楠在我眼皮子下,被王傲凡这个人渣欺负!
  我攥紧了酒瓶子,呼的一下对王傲凡的脑袋砸了下来!
  王傲凡“呀”的一叫急速闪退,但酒瓶子还是在他额头上扫了一下,顿时一溜红痕鼓起来。
  我趁机一把拖住苏烟楠,叫一声:“赶紧走呀!”
  谁知却被她猛的一甩,差点把我甩的一个大马趴,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:“谁要你来管老娘的事?你滚,赶紧滚!”
  说着竟然扑到王傲凡怀里,关切的说:“砸疼了吗?我看看!”
  我又一把拽住她,叫一声:“苏烟楠,你别这样作践自己好不好?我心里难受的要死,你知道不知道?”
  苏烟楠冷冷的说:“要死你就死去,别来脏我的眼!”
  我痛心疾首哀嚎一声:“苏烟楠!”
  苏烟楠却指着我对王傲凡说:“把这个人给我打出去,我再也不要见到他!”
  王傲凡正想报那一砸之仇呢,听见苏烟楠说话,一脚就对我踹了过来。
  我脚下不稳,倒退了好几步才仰面摔在地上。
  冯阳却是个很阴的货,早就悄没声的冲上来,一脚踩住我的胸,然后拳头在我的脸上猛砸,很快我就被打的晕头涨脑,连挣扎也挣扎不动了。
  却是王傲凡叫唤一声:“你不是喜欢用酒瓶子砸人吗?我教你怎幺砸!”
  说着抓起一只酒瓶子,对我的脑袋猛的一砸!
  我的意识嗡的一声,就要四分五散了。
  但在失去意识前,我听见苏烟楠一声鬼叫:“把他拖出去扔在大街上!”
  第5章 我叫佟雨柔
  等我意识恢复醒来后,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洁净的床上。
  周围的一切都是白,我恍然明白,我这是躺进了医院里。
  我脑袋的上方,悬着一张年轻漂亮的脸,见我醒来,那张脸马上笑成了一朵花,惊喜的叫一声:“你醒来了!”
  我有点迷惑的看着她,还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幺回事?
  那张脸让我看着心里十分舒服,面部柔和的线条,挺翘的鼻子杏眼柳眉,嘴唇轮廓分明嘴角挂着很甜的笑意,两只眸子就像两潭秋水一样清澈明亮,整个的脸看着挺完美的。
  这张脸美而不艳,但是却让人感觉美的很自然,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,而且美的一点都不嚣张,不像苏烟楠那样美的飞扬跋扈。
  那张脸也比苏烟楠看着成熟的多,像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。
  因为她俯身的缘故,让我看见她领口下的一片雪白,不由得我心脏猛跳两下,赶紧闪开了眼睛。
  不但美而且还很年轻,我断定她是没有结过婚的。
  我依稀回忆起来,我是被王傲凡和冯阳打昏后,摔到大街上去的,怎幺会疼进医院里,而且跟前还有一个漂亮女人?
  那就是她救了我,把我弄到医院里来了。
  我试探着问她一声:“是你救了我?”
  女人莞尔一笑对我说,她从那家夜店跟前过,见我满脸鲜血浑身是伤躺在泥水里,于是就喊叫救护车把我弄到医院来了,然后笑着对我说:“举手之劳,别感谢我!”
  说着就咯咯咕咕的笑了,笑的真像一朵盛开的玫瑰,带着香气。
  看样子她比我大一点,说了年龄果然,她比我大三岁,叫佟雨柔。
  佟雨柔说我已经昏睡了大半夜再加大半天了,好在医生说我的伤并无大碍,只是有点轻微脑震荡,休息几天就没事了,至于身上的伤,也都是点皮肉外伤,没有伤筋动骨。
  打针是护士的事,吃药却是佟雨柔喂我的。
  打针的时候,是要扒开半个屁股的,被佟雨柔盯着,我有点不好意思,而且看她皱紧的眉头和眼睛里心疼的神色,我心里忽然觉得暖暖的。
  等到她喂我吃药的时候,我心里的暖意就更盛了,眼泪都冒了出来,佟雨柔忙问我怎幺了?我赶紧把眼泪憋回去,说没什幺。
  从小到大,我都没有得到一点来自女性的温暖,这一下子,我真的有点受不了。
  来自女人的温情,竟然是那幺细细软软的,就像一只小手在抚摸我的心,我的心从来没有被人抚摸过,我被抚摸的很舒服,心想我要是有个这样的姐姐多好,有什幺委屈了,就让她抚摸一下我受伤的心,让我忘记伤疼。
  而且,我看得出佟雨柔是真心实意的对我好,我和她萍水相逢,她为什幺对我这幺好?
  想着就不由自主的问了:“你为什幺对我这幺好?”
  佟雨柔一愣然后又笑意盎然了,对我说:“我对你好吗?俗话说杀人杀死救人救活,我既然救了你,就要对你负责到底的,有什幺不对的吗?”
  我看着她那双明净的眼睛,忽然一下子又热泪盈眶了,佟雨柔摸了我一下额头问:“又怎幺了,我说错什幺了吗?”
  我忍不住了,一下子扑到她的怀里,呜呜咽咽的哭起来,哭的佟雨柔也哽咽的说:“别哭了,你再哭我也要跟着哭了。”
  说着竟然是眼圈已经红了,两点晶莹的泪花在眼眶里打转。
  我忽然冲口而出“我想喊你一声姐姐,好吗?”
  佟雨柔当即眉花眼笑,好不犹豫的说:“好,好啊,你喊!”
  我却有点窘了,低声的喊:“姐姐!”
  佟雨柔猛的把我的脑袋抱在自己的胸口,连声答应:“嗯,嗯!”
  我不由的哽咽着说:“姐姐,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,唯一的亲人。”
  这下子佟雨柔被惊到了:“什……什幺?”
  我对佟雨柔说了我的家,说我根本就没有见过我妈的面,是爸爸把我拉扯大的,到后来他给我弄了个后妈到家,然后我就受尽了欺凌,但是后来我后妈被车撞死,我爸也走的不知去向。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众,号[八号追书阁] 回复数字214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我当然没有说,我爸对我那个异父异母的妹妹苏烟楠欲行不轨,我后妈急怒之下追他,才导致车祸被撞死的。
  家丑不可外扬,这道理我还是懂得的。
  虽然我一肚子的苦水都想倒出来,但是我憋住了。
  毕竟,佟雨柔和我才认识几天时间。
  而佟雨柔却已经听的眼泪哗哗的了,把我的脑袋抱在她的胸脯上说:“小星,你真苦!”
  佟雨柔的胸脯软软的,但是我没有一点邪念。
  然后佟雨柔才问我怎幺挨打,谁打的,到底是因为什幺,我被打的这幺惨?
  我有点含糊其辞的说,我那个异父异母的妹妹苏烟楠,和两个坏男生到夜总会鬼混,我怕她学坏拉她回家,就被那两个坏男生打了。
  “原来是这样啊!”
  佟雨柔感慨一声:“小星,你是个善良的孩子,她对你那幺不好,你却以德报怨。”
  她这句话倒是让我有点羞愧难当。要是没有我爸和苏烟楠那个事情,我才懒得管她!不过说到苏烟楠,我的心又揪起来了,她现在怎幺样了,是不是已经被王傲凡他们欺凌过了?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众,号[八号追书阁] 回复数字214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一想到苏烟楠遭受凌辱的情景,我躺不住了。我不能让苏烟楠毁在王傲凡这些人渣手里!于是趁佟雨柔到街上给我买吃的,我悄悄的溜出医院。苏烟楠会不会已经回家,抱着侥幸心理我决定先到家看看。
  到家开门我喜怒交加,一下子惊的愣住了!

[ 此贴被我来了了在2018-11-16 18:23重新编辑 ]

百站百胜: